在我们的印象当中,富裕程度在全亚洲乃至世界都是名列前茅的,但奇怪的是,尽管在GDP总量排名(2020年排名第三位),和人均GDP排名(2019排名第20位),都相当靠前,但是日本的超级富豪越来越少。

2019年全球GDP排行,日本位列第三。

2017年全球人均GDP排行,日本以40845美元位列第18,是我们4倍。2020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中国有799人入围,位列全球第一,美国有626人,而日本仅有44人。而中国,包括港澳台地区的富豪,进入500强的名单多达78位,完全碾压日本。我们对中国和美国的顶级富豪们如数家珍,但对日本富豪们的印象真不多,除了日本王思聪的前泽友作,投资了马云的孙正义,优衣库的柳井正……能想得起来的,也就一个巴掌可以数过来。

▋ 那么真相到底是什么?

1987年福布斯推出了第1 期全球亿万富豪榜。当时,日本的表现令人瞩目,有24名富豪上榜,人数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的44 位。前一个月看到福布斯发布的2020年日本富豪榜,引起了小编的注意,上榜富豪只有26位。

不同于中国富豪榜中,中国富豪大多从事互联网与地产行业,日本富豪大多从事零售业与制造业。在日本前十的富豪中,只有森章一人从事地产,而且也不是住宅地产,而是商业地产。零售业就有首富柳井正、似鸟昭雄。制造业有滝崎武光、佐治信忠、高原豪久、毒岛秀行等四人。剩下三人孙正义从事风险投资,重田康光从事医疗保险、三木谷浩史从事电子商务。

从近十年来日本的首富来看,始终是柳井正、孙正义这两个人轮流坐庄,而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从朝鲜半岛迁徙到日本的第三代移民,都是朝鲜裔,都是白手起家的典范。在《财富》杂志发布的2019年世界500强企业榜单中,日本上榜的企业有52家,虽然从数量上不及中国的129家,但是考虑到地域、人口等因素,比例还是非常高的。在这52家企业中,有四十多家都属于日本的六大财团,也就是三菱财团、三井财团、住友财团、富士财团、劝银财团、三和财团。这些财团实力惊人,控制着全日本60%的总资产、55%的总资本、60%的销售渠道和20%的就业人员。

隶属三井财阀的丰田家族日本家族企业居多,财富经过多代传承和发展已经属于一个家族(或者说一个共同体)而不是个人,比如丰田家族是日本富豪榜排前三的家族,但是丰田章男的年薪也就1200万人民币。日本大集团多以家族企业的形式,家族企业占到企业总数约95%。从整体来看,家族是比较富有的,相比一个人用一代人的时间做一件产业的暴发模式。一个家族用几代人做多种产业这样的财富架构,更加低调,更加稳定,拥有更加强大的潜在影响力。但是由于财产比较分散,并不集中到一人身上,所以个人资产高的百亿富豪很少。再加上,日本的大型企业都集中在电子、钢铁等实业上,房地产、金融、互联网发展时间短。实业的财富积累属于稳扎稳打的缓慢型,很少出现像我们突然敢个风口突然“暴富”的现象。

对于日本,有“失去20年”的说法,讲的是日本经济自从1990年房地产泡沫崩盘之后,一蹶不振,20年内的发展处于停滞甚至倒退阶段。
这样的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是,另一个现象却更值得我们关注,那就是与日本富豪越来越少进入福布斯排行榜相比,在日本”失去20年“的大背景下,日本的人均GDP却在年年上涨,日本人依然是亚洲、乃至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日本也不是说没有富豪,百万美元的富豪人数仅次于美国,千万美元的富豪也仅次于美、中、英!但是在资产10亿美元的超级富豪数中,却远远落后于美、中、俄、法等多个国家,连前十都进不了。日本净资产在10-100万美元的有3500万人,个人资产百万美元以上的不足150万人,千万美元及以上的则仅有2万余人。而超过1亿美元的仅有35人。这样的数据似乎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或许只是因为日本人口基数少,那么我们再来和日本总人口进行交叉对比。日本个人资产在10万美元以上的人群,大约占总人口28.6%。从世界范围看,富人控制了全球35%的财富,从日本国内看,富人只控制了日本23%的财富,也就是说,在日本财富掌握在多数人手中,日本的贫富差距远低于世界水平。

1953年到1973年这21年日本人均GDP约增长323.96%,1974年到1990年这17年人均GDP约增长78.8%,1991年到2004年这14年人均GDP约增长13.24%,2005年到2013年这9年时间人均GDP约增长5.9%。1991年到2013年这段时间,似乎正处在“失去20年”的阶段,但日本的人均GDP依然有平均9%的增长,对于很早就步入发达国家的日本,这样的数据已经很难得了。

▋ 如果从居民存款数据来看,日本国民的财富增长就更加明显了。

1990年日本家庭平均金融资产是1350万日元,2015年是1810万日元,比1990年增加了34%。这里的金融资产,指的是出去房地产之外的家庭财富。我们现在说中国一线城市里,只要有房子的全部都是千万富豪,因为他们的资产中,房子的价值占比很大,根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和美国消费者金融调查(SCF)的数据,中国家庭的房产在总资产中占比高达69%,很多家庭还背负着巨额的房贷,与其说是中国人富了,不如说是土地财政与地产富豪赚大了 。与我们相比,日本家庭除去房产的资产充足,并且60%是银行存款的形式,足以抵御任何一场金融危机,可谓真正的“藏富于民”。大家都知道日本的年功序列工资制,工资和工龄密切相关,工作时间的长短对薪资影响很大。但是,日本比较特别的是,同龄人之间,其实各行业的薪资差异并不大。

比如以东京为例,服务员、洗碗工、清洁工、前台等等普通工人,时薪基本相近,基础工作者也能保证生活所需。而大学毕业生,无论是银行职员、建筑师、白领、公务员,起薪也都是20万日元左右,行业不同待遇差别不大。当然,地域因素还是很重要的,我们不能将北海道的薪资和东京相提并论,但是各地区当地的薪资大抵遵循这样的规律。日本高收入阶层,是要被征收高税收的。日本的个人所得税,按照家庭年收入的高低,征收不同的税。这样既保证了家庭的生活条件,也能保证国家税收。日本4%的人,年收入超过1千万日元,他们缴纳了全国一半的所得税。

美人税配图纯属娱乐近年来,日本的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越来越重,年收入1000-1500万日元的人所得税增加22.9万,而年收入300-400万日元的人,税收却减少3万。一些有困难的单亲家庭,不仅缴税少,还能得到政府的高价补贴。房产商快速获取资产的重要原因,就来自于土地增值的红利。而在日本,土地都是私有制,买房就等于买下了土地。所以当土地升值,在这块土地居住的每一个人都能分一杯羹,增值财富人人可得。

这些财富没有集中到少数的人手中,而是分散到大多民众手里。虽然每个人分得的金额有限,但是已经能最大限度减少财富垄断,提高民众可支配财富财产金额。这样的普惠方式,提高了日本每个人的富裕程度。

中产阶级的庞大化,意味着经济上的内需的庞大、社会治安的稳定、政治上的和谐、民主自由制度的深化,其必然结果是使国民的绝大多数都能过上有尊严的富裕的生活。所以,日本的土豪都是平民化的,既然财富掌握在多数人的手中,就没有必要攀比谁更有钱了。同时,炫富被看做是一种可耻的行为,如果有人在日本炫富,那么这样的人基本会很Low。主流的社会讲究的是简朴生活,有钱也不应该拿出来显摆。就算日本超级富豪,出行时乘坐的车也是非常低调的,即使是社长也是自己走路、挤地铁。日本人讲究的是精神方面和文化方面的富足,对于物质方面他们都不是很看重,像极简主义等都是来自日本。另外,除了不喜欢炫富外,大多数人对待工作的态度也是让人刮目相看的,很多日本人都具有认真干活的社畜本质。日本生产的产品很多都能畅销全世界,不无与这种认真做事或者说匠人精神有关。

我这里并不是说日本是一个极端仇富的社会,现在有些日本小女生也很物质虚荣。但是若能做到有钱还能低调内敛,那就是关系到个人的品德。现今我们的富豪们仍难改掉暴发户的一些气质,或许财富来得太快,道德文化水平还处在文明的“初级阶段”,所以即使有钱了,也未必让人敬佩。
这两个月连番出现的  “小衫也能出道” 、 “多人运动” 、“ 绿地,给你一个绿色的家”,小编一直在琢磨,我们这个GDP上去了,物质生活也很丰富了,为什么就难以让人感到“舒服”,整个社会弥漫着一股“浮躁””戾气”“不健康”的气氛。得给下一代树立一个好的榜样,提升民族的精神素养,建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这样看来,那个安静低调的日本倒是一个好学习的参考。

カテゴリー: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