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这两天有人发布了一则杭州刚拍的城市形象宣传片。这个宣传片名叫《在杭州·见未来》,以分屏的形式展示了杭州这座城市的古今对比,无论是颜色搭配还是画面的精美程度,都把杭州最美的样子跃然屏上。宣传片大胆采用了创意分屏的形式,一边是传统,一边是现代,表现“古今交融”、“进步和谐”的主题。

整部宣传片非常唯美,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可谓美丽杭州这么多年的最佳宣传代言!
然而美归美,有不少眼尖的网友立即指出,这部宣传片抄袭了东京城市宣传片!!纳尼?亚运城市抄袭奥运城市的创意!?这也太大胆了吧。物语君从18年开始放送过很多版的东京、奥运相关的宣传视频,我们还是先来细品一下东京的宣传片,找找不同。东京旅游推出城市宣传视频,口号:Old meets New,当传统遇到当代,当年也是惊艳了小编。

两个都是古今对比,也是分屏形式,这样的创意的借鉴,算不算抄袭呢?
▼东京榻榻米vs现代床

传统和伞vs现代雨伞

日本剑道vs现代电子游戏(都是日本成功的文化输出元素)

古代建筑和服跳舞vs东京闹市区和服跳舞

浮世绘人物 vs虚拟偶像初音未来 

少女泼墨代表传统文化魅力

机器挥墨代表现代科技的力量


杭州以前的杭州vs现在的杭州

古代人毛笔写杭州vs现代机器人写杭州

传统杭州的京剧vs现代杭州机器人

过去现金支付vs现在二维码付款(杭州的名片啊)

过去是文化之乡的古琴vs现代阿里巴巴为代表

历史与现代的交汇,人文与科技携手共进

这样看来确实有点相近,起码本柴可以确认创作人是有看过东京的宣传片。
很多网友们众说纷纭,甚至用“丢脸”、“尴尬”等词形容这次据说杭州这花了149万招标拍摄的宣传片子——

也有人说分屏的创意,东奥宣传片也不是原创,反驳的人说抄袭不在于分屏,而是历史与现代的对照,传统与当代对照的创意。
总之大家各执一词,讨论间还再一次挖出了当年复旦大学抄袭东京大学宣传片的古坟:那是2015年5月27日,复旦大学110周年校庆日,复旦大学发布了一个名为《To My Light》的宣传片。该片时长4分钟50秒,与我国历来传统“伟光正”的高校宣传片形式迥异。在英文叙述背景音下,一名复旦毕业的女性试飞工程师,身穿飞行服漫游校园,最后脱下飞行头盔,开始新的旅程。该片特意选在校庆日发布,并在一周前提前预热,多次发布预告。校方对该片定位是:“美丽科幻+人性叙事+硬朗大片”。但该片上线当天,即被多名网友质疑抄袭东京大学2014年宣传片《Explorer》,引发争议。 复旦大学宣传片中的女飞行员。

在东京大学宣传片中,女宇航员正摘头盔。当年复旦大学因为这件事还被挂在热搜上被鞭挞了有一阵儿——

作为像日本物语这样,建立之初就号召“学习借鉴来自日本的一切启发”为宗旨的公众号,只能说这些人确实有眼光识货,就是手段不高明了些。要是我们都在局域网里,可能就不容易被揭穿了。这不还有日本物语这样的货经常从海外搬砖,所以见多识广的公众们的眼神是雪亮的!日本作为亚洲最早的发达国家,不管是从流行文化、设计美学到歌曲创作都深深影响整个亚洲。就拿广告宣传设计来说,可能从民国开始就深深影响了我们,当然同时期也是很多日制汉语进入中国的时候。

民国时期的海报,有无那股昭和风的感觉?

说来,作为日本东北大学的留学生鲁桑,也自然受到日本杂志出版设计的影响:

他回国后亲自操刀设计的文字变体设计,你看这水平落到今天也是个不错的平面设计。建国后,苏联风来了:

至今依然还存在这种画风的国度,哈哈。

让我们返回正题:美学、创意这东西,跟文化一样,是相互影响、相互借鉴的。好比小编我,常常流连忘返于日本的设计作品,光东京奥运会各种宣传片我们从2018年开始就轮番放送,就诸如 Pinterest上也收集了大量的日本平面设计、海报设计、摄影美图,instagram 账号也是关注与收藏了大量日本家装建筑设计。给我带来很多灵感、启发与品味的提升,乐此不疲。
杭州是个美丽的城市,无意继续抨击杭州宣传片,是否抄袭大家心里应该各有定论

通过这件事情,我看到的是当代文创设计者创意甚至审美的缺失,只能从国外借鉴。审美是一种历史积淀,前提是一个国家历史、文化的连续性。对个人而言,审美是一种品质和修养,也是核心的竞争力。一个审美能力低下的民族不仅素养、品格不高,道德水准也会有问题。审美力是一个稀缺的能力:上到产品设计,下到穿衣打扮,再如小编这样每天搜肠刮肚的找话题,它本身都是审美力与品味下选择的输出。如果你审美高雅,我觉得在接下来这个新冠后时代:肯定有赚钱的机会。OK,今天介绍这则故事的目的是什么?“放下包袱理性客观研究学习,这里既有知识也有文化,活学日本借用日本,给我们新的启发。”  这是我们物语创立的宗旨,写在我们的描述里。要多去日本看看,又岂止一个城市宣传片的启发?下面是之前放送过日本风情宣传视频,请欣赏:

カテゴリー: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