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2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被记者追问下称,疫情从中国扩散至世界是事实。对于这番附和西方的言论,我方发言人也予了回应:政治盲从不应凌驾于科学判断,团结合作才是人类战胜疫情的最有力武器。

尽管从国际视角以及日本自身的角度来看,安倍此番的措辞以及应对,还是算对中国是抱有了较大程度的善意,但很明显在立场上日本还是倾向美国。

安倍的这番表态传来,确实是让人大失所望……
要知道刚疫情刚开始,安倍政府号召全力支援中国,提议议员们从工资中拿出捐助中国抗议……当时我国网络上对日本的好感度可谓是达到了近年来的高点。

若我们冷静下来回想下安倍这个人,这是一个非常隐忍、身段非常柔之人。2006年的时候安倍第一次当首相,第一个出访的国家选择了中国,当时应该算是亲中派。

喜欢中华料理的安倍
然而干了没一年就下台,2012年像完全换了个人似的卷土重来……
目前安倍已经打破记录,成为日本宪政史上在位时间最长首相的人,想下能说出“君子豹变”这种话的人,他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豹变”是指象豹子一样迅速改变自我,适应环境。

“新冠病毒从中国传至全球”,严格说来,中国是第一个公开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的国家。其实如今更多的证据指向了美国,美国有可能是实际上全球第一个发生新冠病毒大规模传染的国家。只不过美国当时将新冠与流感混为一谈,既在舆论上规避了责任,同时也是在遮掩其他更为可怕的事实。

有证据证明,新冠病毒与美军的两次演习以及生物研究相关,而演习细节也表现出与新冠疫情爆发极其惊人的相似性,与此同时,美国拒绝接受世卫组织的全面调查,这也能够说明美国的心虚。

2019年美国201演习:像提前拿到了剧本第二:2月份纽约州州长科莫在电视上无意间透露最开始他得到的情报是这个病毒只攻击黄种人,同时期川普表态说一切尽在掌握中,而共和党议员提前获得病毒严重性的情报把股票卖了。

细思极恐的科莫州长讲话很难解释为病毒开始后明明有中国连番警告以及有抗疫各种举措,美国政府与西方国家依然对新冠病毒的防控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所以问题来了:是什么人告诉这些政客,这个病毒主要针对黄种人,还能让他们集体相信是真的呢?这背后的原因难道是他们的政客集体认为这个病毒只攻击黄种人?那么他们是提前获得了同一种情报吗?

无论还是欧洲还是美国政府,最开始都很自信认为这病毒是针对黄种人的。这个情报是谁提供的足以让这些西方国家政客都集体相信其真实性呢?
无独有偶,当疫情在西方国家真正失控后,美国总统特朗普炒了该国情报系统督察长,称已经对其“失去信任”,这里面难说没有猫腻。美国有重大传播源头嫌疑的第三个疑点就是,美国本土的新冠病毒传染人数和死亡人数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

作为在医疗资源及社会福利方面全球领先的国家,美国没有理由会产生如此之多的感染病例以及死亡病例。

我们说回到日本的表态上。日本在疫情发生以来,各种防控措施确实摇摆不定,但最终却凭借与中韩两国相似的措施,以及本民族的自律自肃抑制住了疫情的传播。

所以疫情对于日本的经济威胁属于可预见性的,相对于其他欧美国家来说,日本对疫情的控制可谓相当有效,还算成功。

仅就疫情而言,日本对中国并没有指责的动机。
问题在于日本在国际上的政治立场,属于亲美阵营,跟德国差不多一个级别。在G8国家中,西方诸国还能独立自主,但只有日本一个国家在军事地位上完全受到美国钳制,这就造成了日本的尴尬地位,只要涉及到美国的核心利益,那么日本说什么话都要先看看”米爹“的脸色。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安倍用到的词汇是“扩散”,而不是美国五眼联盟的澳大利亚所说的“起源”,这里边有很大的差别。但是基于阵营的站队,日本也不能说中国的好话,最后就变成了“病毒是从中国扩散到全世界的,这是事实”。
或许这句话充满了“政治家技巧”以及日本人独有的“暧昧”说话方式。

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日本相比澳大利亚已经算是表达出了“友好”,美国在近些年推动的对华经贸打压政策中,日本对中国并没有出现明显的跟从迹象。而疫情发生以来美国两党政客轮番上场,各种伎俩连番出炉,日本也没有表现出像澳大利亚那心甘情愿充当狗腿子的主动,以及像加拿大的那种帮凶。

日本说完这番“表态”,预计接下来还是难以独善其身,随着美国对中国各领域的打压走向全面化,长期化,美国必然会进一步迫使日本、韩国等亚洲盟国或者全球其他即几十国家对中国一起施加压力。不知道安倍是否还能继续长袖善舞……

应该来讲安倍的此次表态,既没有符合美国政客极端的造谣污蔑,也没有提出无理要求,整体论调也基本和世卫大会的决议相一致,只是在外交措辞上,对中国有失公平。
最后还特意提到“美日合作”,可能是在暗示中国:日本当前对美国趋向于明显的对中国打压的行为也是左右为难,被逼无奈。

最后想说,尽管安倍的这番言论伤害了我们的感情,但是我们应该对这种不涉及核心利益的政客言论有一定的容忍度,也没必要过度纠结这些话,有网友痛心疾首地骂“风月同天没多久,又暴露狼子野心”,我们不要因为这些不触及国家长远利益而大动干戈,让亲者痛、仇者快。

尴尬的安倍当前阶段国运依然在我,美国在特朗普领导下连番出昏招,盟友们也是敢怒不敢言,天下苦美已久。各国期待中国快速走出疫情并对世界其他受难国家施以援手,因此我们需要足够多的同行者,求同存异,多一个全球化阵营的“朋友”总比再多一个敌人好。只要不出现类似澳大利亚等国家恶意栽赃中国以及印度等国无理索赔的行为,我认为我们应当少做言语的交锋,踏实做事,历史最终会给出一个真相,还我们一个公道。

日本当前阶段并不是我们的敌人,而是应该极力争取来缓冲美国打压动作的邻国,我们需要尽一切可能将能够团结的力量都团结起来,唯有如此,才能赢得宝贵的时间来突围出去,好在欣慰的是,小编早上看到总理号召建立“中日韩”三国小循环,未来可期。要知道中日韩三国占世界GDP24%,500强企业39%,超过美加墨、欧盟等国家,在后疫情时代,若三国携手起来,那是真正让世界经济中心再次重返东亚。

美国,以前小编觉得20世纪最伟大的国家,现在看来,这个曾经的”灯塔“,或许从来就没真正伟大过,或者”美过“。在此提议我们同日本一样,把美国这个国家的”美“去掉,换成“米国“来代替USA,在汉字构词方面,不得不夸日本的起名比我们有内涵、有文章。

カテゴリー: 未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