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和水灾新闻都没这条新闻钻痛人心:日本一名24岁的单亲妈妈,为出远门会男友,把年仅3岁的女儿一个人反锁在家。八天后才回家,孩子已因饥饿衰竭,死在床上。

▲3岁的梯稀华过生日时的照片单亲妈妈梯沙希,24岁,在一家餐厅做女招待。四年前,未婚先孕,与男友匆匆结婚。21岁时,生下女儿没多久,与丈夫离婚。之后,带着女儿从宫崎县老家来到大都市东京。案发时,母女俩住在大田区一间简单狭小的公寓里。太年轻不懂得如何养育孩子,还是没有责任怕麻烦。梯沙希对女儿的感情很奇怪,喜欢起来特别喜欢,不喜欢起来会动手。警方在孩子尸体上发现日常遭受暴力的伤痕。
平时,她在餐厅当女招待,女儿经常一个人呆在家。不上班的日子,她出去玩,女儿还是经常一个人在家。
看她在社交平台上发的照片,完全是一个生活不错,爱追赶时髦,融入东京的年轻女孩。她塑造的那个自己,没有生活惨兮兮,也不是单亲妈妈,活泼漂亮,有意无意地撩人。她在网上晒和朋友吃饭,去酒吧疯到半夜。现实生活里,一个还没能力照顾自己的小孩,独自在家,怎么哭都不见妈妈。
5月份,梯沙希去了鹿儿岛三天。她结识的新男友在那里。当时,女儿也是被独自关在家。
6月上旬,梯沙希又要去会男友,顺便在鹿儿岛旅行。三岁的稀华和以往一样,又被独自关在家。
梯沙希给女儿留了些面包和瓶装水,一走就是八天。不知她是怎么想的,真以为三岁的孩子懂得如何独自生活八天:打开瓶子或拧开水龙头喝水;撕开包装袋吃面包,或从家里冰箱柜子里找吃的;在闷热无比的时候,开窗户透气或用遥控器开空调;在快到生存极限前,向外界求助……

▲母女俩住的那间公寓稀华穿着尿不湿,但她不懂怎么换。一直穿着,直到被发现尸体时,仍穿在身上,屁股上的皮肤早已被严重磨破。家里门窗都紧关着,而6月那几天里,东京最高气温超过30度。6月13日,和男友玩了八天,鹿儿岛旅行归来的梯沙希推开家门,发现女儿倒在已脏得不像样的床上。
她没有立刻报警,而是给小稀华擦洗身体,换了一片干净的尿不湿。再把外出这些天呆一起的男人信息,从手机里删除后才报警。
面对警方的询问,梯沙希起先解释:几天前起,女儿生病,没有食欲,稀饭吃一口就不吃了。咳嗽起来很难受的样子。问为何不带孩子去医院?她说因为没钱。
根据司法解剖,孩子严重缺水,胃里没有食物,衰竭而死。并且在孩子身上发现疑似日常遭受暴力的伤痕。
警方又在公寓的监控录像里发现孩子的母亲梯沙希出门后,过了八天才回来。根本不是她说的那样。
问为何会把孩子一个人反锁家里长达八天?她说没想到孩子会死,以为这样不要紧的。

▲6月3日,梯沙希在SNS上晒出来的照片如果实在照顾不了女儿,为什么不和家人商量商量呢?
据老家知情人说,梯沙希家庭情况复杂,她上小学时,被送去儿童收容设施生活。但凡去到那里的孩子,不是没有扶养人,就是扶养人由于生病坐牢虐待等原因丧失扶养能(权)力。
如果工作孩子难兼顾,为什么不把女儿送去上保育园呢?
小稀华原先也去过保育园,一年前停了。也差不多从一年前起,梯沙希对女儿的“放弃育儿”行为越发明显。熟人听不到她谈及孩子,更见不到带孩子出去玩。网络社交平台上的她,俨然成了一个任谁也想不到竟然是个单亲妈妈的城市女郎。7月7日,梯沙希被警方正式逮捕。镜头前的她,长相普通,身材普通。和她发在SNS上,光鲜亮丽的自拍照判若两人。她在和朋友们玩乐,在新的爱情里如胶似漆的时候,三岁的女儿在闷热发臭的屋子里忍耐孤独黑暗的恐惧,一分一秒地等待母亲突然出现的奇迹。在强烈的口渴饥饿里,生命一点一点衰竭。
哪怕不懂有哪些政策制度可以提供帮助,可就算把孩子扔在路边,送去福利设施,给留条活路也好啊。
不是任何错误都可以用“不知道,没想到”来解释。这是杀人,用了最无情残忍的方式。

乡民评论
●太可怜了。肚子饿了吧,喉咙渴了吧,很孤独了吧……哭了很多,喊过妈妈了吧……愿逝者安息……●3岁幼儿8天里,孤独一人,没吃没喝,天又热,很痛苦吧。能干出这种残酷事情的家长,很可能旅行以前,就没怎么给孩子吃过饭。若是这种死法,还是放在福利设施里养,来得更幸福。
●脱水饥饿状态持续了8天,这一定要让梯沙希本人体验一下。成年人的话,大概不会死吧。考虑到孩子是在监禁状态下度过的,那实行时,就给她用集装箱吧。
●虐待孩子致死的父母,全部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进去个四五年就出来,继续正常过日子啥的,开什么玩笑!
●把3岁的女儿放家里一个星期,难以置信。同样为人母,真的被震惊到了。严重脱水,一定含着妈妈,大声哭泣了吧。孤独痛苦,肚子里空空的,多么难受啊。不可饶恕!没有做好为人父母的觉悟,就别造孩子!
●无法想象,家附近竟然住着这种人。看了她的SNS,上传了许多照片。有朋友的,有她自己的,没有一张孩子的。看到她发的朋友养的狗狗的照片,写着超爱狗狗,已气到说不出话来。

カテゴリー: 未分類